首页 > 品牌 >正文

中信证券明明:疫情扰动美国就业修复,Taper宣布或待年底

2021-09-04 16:40    来源:会员发布

文丨明明债券研究团队

核心观点

美国8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口增23.5万人,远低于预期的增72万人。Delta变异毒株造成疫情反弹,居民对于疫情的担忧加剧是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远低于市场预期的主要原因,具体表现在休闲酒店业意外的零增长上。就业修复再次放缓,导致美联储宣布Taper的时点或推至年底。Taper推迟的预期下,美债利率向上拐点仍未到来,对于国内债市影响较小。就国内债市而言,宽信用逻辑仍偏中长期;短期而言,资产荒可能还会延续一段时间。在基本面走弱预期等利多因素下,债市仍然是顺风的,当前持券风险不大。

数据:美国劳工部公布数据显示,美国8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口增23.5万人,预期增72万人,前值由增94.3万人上修至增105.3万人;8月失业率为5.2%,预期为5.2%,前值为5.4%;8月平均时薪年率增4.3%,预期增4%,前值增4%;8月劳动参与率为61.7%,预期为61.8%,前值为61.7%。

疫情扰动就业修复,非农远低市场预期。从非农就业人数变化来看,美国8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口增加23.5万人,预期增加72万人,同时7月非农由增94.3万人上修至增105.3万,6月非农由93.8万人上调至96.2万人,新增非农就业人数创2021年1月以来新低,同时失业率降至5.2%,为2020年3月以来新低。我们认为Delta变异毒株造成疫情反弹,居民对于疫情的担忧加剧是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远低于市场预期的主要原因。

休闲酒店业意外零增长,服务业和教育业增长放缓。分行业来看,8月份对美国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贡献较高的行业来自于专业和商业服务以及运输仓储业,就业人数减少较多的行业为零售业以及政府部门,而此前新增非农就业人数的主要来源休闲酒店业意外零增长导致非农数据弱于预期,相较7月环比减少约41.5万人。从行业数据上来看,美国服务业就业增长放缓,是导致就业人数大幅低于整体增幅的主要因素之一。新一轮疫情对消费及就业活动的冲击都高于预期,在Delta毒株引发的新一轮感染高峰仍未过去之际,民众自发减少外出令经济活动继续受到冲击,个人教育和重返职场的计划也被打乱。

此前多项数据预示8月非农放缓,私人与政府部门双双回落。我们曾在《债市启明系列20210827—Jackson Hole会议前瞻:Taper会来吗?影响又如何?》中提到“8月美国Markit综合PMI报告显示,Delta毒株的扩散导致需求增长放缓,同时最重要的是招聘放缓,就业增速为去年7月以来最低,主要原因是企业无法找到合适岗位的员工或是在职员工在更换工作。PMI显示的就业放缓很可能反映在美国8月的非农就业数据中,如果8月非农就业数据再次恶化,那么美联储Taper的决策将出现较大不确定性。”本次数据也与我们此前预期相一致。此外,8月ISM制造业PMI的就业分项也录得49.0,跌至荣枯线以下,为2020年11月以来的新低。分部门来看,私人部门新增就业人数由79.8万人跌至24.3万人,与此前公布的ADP数据接近;政府部门新增就业人数则从增加25.5万人转为减少0.8万人。

就业修复再次放缓,Taper宣布或待年底。8月新增非农就业人数23.5万人,仍在向疫情前的就业水平前进,但增速有所放缓。鲍威尔在JacksonHole会议上强调了就业对于Taper的重要性,8月的数据导致此前市场预期的9月FOMC会议宣布Taper基本成为不可能。接下来几个月的就业数据将非常关键,美联储副主席Clarida上周曾表示,过去三个月已经有了月均80万的就业增长,如果秋天继续发生这种情况,将支持在今年晚些时候开始降低购债速度。由于11月FOMC议息会议召开时间是11月3日,10月非农就业数据尚未公布,因此,如果9月非农就业数据达到150万左右,则11月FOMC会议可能宣布Taper,否则可能将等到12月的FOMC会议。

债市策略:美债利率跳水后小幅反弹,但Taper推迟预期下,美债利率向上拐点仍未到来,对于国内债市影响较小。就国内债市而言,宽信用政策目前仍处于引而未发的状态,基建和房地产领域仍有约束。宽信用逻辑仍偏中长期;短期而言,在宽信用政策逐步落地的过程中,预计资产荒可能还会延续一段时间。在基本面走弱预期等利多因素下,债市仍然是顺风的,当前持券风险不大。

风险因素:疫情严重程度超预期导致社交封锁和停工停产再次拖累就业增长。

正文

数据

美国劳工部公布数据显示,美国8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口增23.5万人,预期增72万人,前值由增94.3万人上修至增105.3万人;8月失业率为5.2%,预期为5.2%,前值为5.4%;8月平均时薪年率增4.3%,预期增4%,前值增4%;8月劳动参与率为61.7%,预期为61.8%,前值为61.7%。

点评

疫情扰动就业修复,非农就业数据远低市场预期

从非农就业人数变化来看,美国8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口增加23.5万人,预期增加72万人,同时7月非农由增94.3万人上修至增105.3万,6月非农由93.8万人上调至96.2万人,新增非农就业人数创2021年1月以来新低,同时失业率降至5.2%,为2020年3月以来新低。8月美国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远低于前值和市场预期,从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走势来看,尽管随着美国疫苗接种速度的加快,以及在部分州失业救济金提前停发的带动下,6月和7月新增非农就业人数大幅增长,连续高于市场预期。但是此前的非农就业数据并未反映新一轮Delta变异毒株引发的疫情反弹给就业市场带来的扰动,8月非农就业数据在疫情扰动下,远低于市场预期。

我们认为Delta变异毒株造成疫情反弹,居民对于疫情的担忧加剧是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远低于市场预期的主要原因。尽管7月非农数据并未反映疫情扰动,但是美国最近2个月疫情反弹却是事实,新增确诊病例和新增死亡病例不断上升,至今仍未显示出现明显峰值的迹象。这种对于疫情影响的变化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讲话中也可以寻得踪迹。7月FOMC议息会议结束后,鲍威尔在讲话中指出“Delta毒株将对公共健康产生影响,但最近的反弹对经济的影响较小”;而在8月的JacksonHole全球央行年会上,鲍威尔的表述变为“Delta毒株正在加速扩散”。Delta毒株带来的影响也体现在美国最近的消费数据和消费者信心指数数据上。

休闲酒店业意外零增长,服务业和教育业增长放缓

分行业来看,8月份对美国新增非农就业人数贡献较高的行业来自于专业和商业服务以及运输仓储业,就业人数减少较多的行业为零售业以及政府部门,而此次非农最大的变化源于休闲酒店业的零增长。具体来看,此前新增非农就业人数的主要来源休闲酒店业意外零增长导致非农就业数据弱于预期,相较7月环比减少约41.5万人。专业和商业服务业维持增加,录得7.4万人,环比减少约0.5万人,但仍然成为了8月新增非农就业人数最多的行业,仓储运输业增加5.32万人。政府部门就业人数环比减少约26.3万人,由前值增加25.5万人变为今值的减少0.8万人;教育和保健服务新增就业人数环比减少约5.3万人。从行业数据上来看,美国服务业就业增长放缓,是导致就业人数大幅低于整体增幅的主要因素之一。新一轮疫情对消费及就业活动的冲击都高于预期,在Delta毒株引发的新一轮感染高峰仍未过去之际,民众自发减少外出令经济活动继续受到冲击,个人教育和重返职场的计划也被打乱。

此前多项数据预示8月非农放缓,私人与政府部门双双回落

在8月非农就业数据公布前,多项数据已经预示就业增长将放缓。我们曾在《债市启明系列20210827—Jackson Hole会议前瞻:Taper会来吗?影响又如何?》中提到“8月美国Markit综合PMI报告显示,Delta毒株的扩散导致需求增长放缓,同时最重要的是招聘放缓,就业增速为去年7月以来最低,主要原因是企业无法找到合适岗位的员工或是在职员工在更换工作。PMI显示的就业放缓很可能反映在美国8月的非农就业数据中,如果8月非农就业数据再次恶化,那么美联储Taper的决策将出现较大不确定性。”本次数据也与我们此前预期相一致。此外,8月ISM制造业PMI的就业分项也录得49.0,跌至荣枯线以下,为2020年11月以来的新低。分部门来看,私人部门新增就业人数由79.8万人跌至24.3万人,与此前公布的ADP数据接近;政府部门新增就业人数则从增加25.5万人转为减少0.8万人。

就业修复再次放缓,Taper宣布或待年底

尽管8月新增非农就业人数仍在增加,但增速有所放缓,距离美联储的就业最大化目标仍存较大差距,Taper的宣布时间可能会推迟到12月的FOMC会议,这取决于接下来几个月的就业数据。8月新增非农就业人数23.5万人,仍在向疫情前的就业水平前进,但增速有所放缓。鲍威尔在JacksonHole会议上强调了就业对于Taper的重要性,8月的数据导致此前市场预期的9月FOMC会议宣布Taper基本成为不可能。接下来几个月的就业数据将非常关键,美联储副主席Clarida上周曾表示,过去三个月已经有了月均80万的就业增长,如果秋天继续发生这种情况,将支持在今年晚些时候开始降低购债速度。由于11月FOMC议息会议召开时间是11月3日,10月非农数据尚未公布,因此,如果9月非农数据达到150万左右,则11月FOMC会议可能宣布Taper,否则可能将等到12月的FOMC会议。

债市策略

美债利率跳水后小幅反弹,但Taper推迟预期下,美债利率向上拐点仍未到来,对于国内债市影响较小。就国内债市而言,宽信用政策目前仍处于引而未发的状态,基建和房地产领域仍有约束。宽信用逻辑仍偏中长期;短期而言,预计在宽信用政策逐步落地的过程中,资产荒可能还会延续一段时间。在基本面走弱预期等利多因素下,债市仍然是顺风的,当前持券风险不大。

风险因素

疫情严重程度超预期导致社交封锁和停工停产再次拖累就业增长。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爱我人民爱我军”主题征文活动圆满收官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