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正文

国盛宏观:财政进一步发力的四大方向

2022-05-18 12:43    来源:证券之星

郭盛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熊源博士

郭盛证券宏观研究员穆仁文

事件:5月17日,财政部公布1—4月财政收支情况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4293亿元,同比下降4.8%,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80933亿元,同比增长5.9%

核心结论:4月份各口径财政收入大幅下降,重点城市降幅大多超过30%除了退税,还受到疫情和土地出让收入的拖累综合来看,4月份金融表现,4月份经济大幅下滑和社会整合腰斩相互印证,指向需要全力稳增长,金融端很可能会加大力度,尤其是特别国债等增量工具

1.财政收入大幅度下降,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税等主要税种都大幅度下降,主要是退税,也和疫情有关,受基建支出拖累,4月份财政支出明显放缓,但疫情相关支出仍有所增加。

2.政府性基金收入持续下降,土地出让仍是主要拖累,支出放缓主要是由于专项债发行较低,也与疫情拖累复工有关。

3.地方层面,4月份重点城市财政收入大部分降幅超过30%,其中南京,苏州,杭州,宁波降幅最大。

4.综合来看,后续财政政策很可能会进一步发力,主要集中在四大方向:稳就业,加快发行专项债券,特别国债等新手段,金融体制改革。

报告文本:

1,4月财政收入大幅下降,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税等主要税种均大幅下降,主要是退税原因,也与疫情有关,受基建支出拖累,4月份财政支出明显放缓,但疫情相关支出仍有所增加。

gt,,一般财政收入增速大幅下降,主要是退税和疫情影响4月份一般财政收入1.23万亿元,同比下降—41.3%,创历史最大降幅归属地,4月退税规模约8000亿元由于采用对冲收益的方式进行会计处理,相应的税收收入大幅下降,受疫情影响,一般财政收入同比—4.9%,也是年内首次负增长

gt,,分税种看,税收收入大幅下降,非税收入继续增加4月份,税收收入9867亿元,同比下降47.3%,是财政收入的主要拖累主要原因是退税导致增值税收入下降124.7%其他税种中,企业所得税由正转负至—1.3%,与疫情冲击下企业经营下滑,减税有关个人所得税—9.5%,连续两个月负增长,消费税14.3%,可能与原油价格高企导致相关税收增加有关,在上个月恢复正常后,本月与土地和房地产相关的税收再次转为负至—22%,表明房地产市场仍然不景气非税收入2389亿元,同比增长10.3%,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可能与央行和国企上缴利润有关

gt,,一般财政支出明显放缓,基础设施支出是主要拖累,卫生等疫情相关支出继续上升4月份一般财政支出1.73万亿元,同比增长—2.0%民生方面,卫生支出增速继续回升3.5个百分点,教育和社会保障支出增速分别回落18.2和15.3个百分点,基础设施方面,城乡社区事务和交通运输分别下降18.5和15.0个百分点,合计减少近200亿,拖累整体支出增速约1.1个百分点,债务付息增速由正转负,同比下降16.7个百分点,但全年债务付息压力依然较大从支出进度来看,4月份完成的年度预算支出仅为6.5%,为20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2,4月政府性基金收入继续下降,土地出让仍是主要拖累,支出放缓,主要是由于专项债发行较少。

gt,,收入方面,4月份,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0.37万亿元,同比下降34.4%,降幅比上月进一步扩大其中,地方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同比下降37.9%,是主要拖累同期土地购置面积大幅下降57.3%,降幅比上月有所扩大虽然近期房地产持续宽松,但从高频数据来看,5月前两周房地产销售依然低迷,指向开发商拿地也不乐观考虑到土地出让收入的延期确认,短期政府性基金收入将继续承压

gt,,支出方面,4月份,全国政府性基金支出0.67万亿元,同比增长12.5%,比上月回落56.6个百分点一方面可能是受疫情影响,项目建设放缓,另一方面,应该与专项债券发行节奏放缓有关从支出进度来看,4月份完成全年预算支出的4.8%,为最近三年的最低水平

第三,在地方层面,4月份重点城市财政收入几乎全部大幅下降,大部分降幅超过30%在已经公布数据的7个重点城市中,只有广州的财政收入是正增长的,其他6个城市都是负增长当月,7个城市财政收入均出现负增长,平均降幅为—36.5%,其中:除广州—12.8%外,其他6个城市降幅也最小,为—29.8%需要注意的是,南京,苏州,杭州和宁波(

四综合来看,4月份的金融表现得到了4月份经济大幅下行和社融腰斩的印证,反映出当前经济压力较大,后续政策需要全力稳增长其中,财政政策作为逆周期调节的重要手段,很可能会进一步发力,尤其是特别国债等增量工具

第一,根据5.15全国会议的最新部署,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首要任务是稳就业,预计留抵退税,减税降费将加快推进,

二是专项债券发行节奏有望加快,节奏在前面,

第三,鉴于当前疫情加剧财政收支矛盾等因素,稳增长的资金缺口可能会变大客观上需要发行特别国债等新手段,更好地配合货币政策

四是金融体制机制改革有望进一步加快,如省以下金融体制改革。

风险:疫情,政策力度,外部环境的意外变化。

联系人:熊源,郭盛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郭盛宏观研究员穆仁文,郭盛宏观分析师刘新宇,郭盛宏观研究员杨涛,刘安琳,宏观研究员,朱晖是郭盛大学的宏观研究员。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共铸发展“新引擎”GoldenDB助力国开行“新核心工程”成功投产
下一篇:最后一页